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玻璃罩中的花与飞蛾在线阅读 - 第6章:进化与分支(h)

第6章:进化与分支(h)

    “等等…有点疼…”

    两个人现在是面对面的姿势,阮枣的腿环着他的腰,双手抵着灰白的肩膀。连一半都还没进去,她就已经有点疼了…不是酸痛,是那种撕裂感的疼痛。

    灰白停下动作,粗壮的roubang动弹不得,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少年嘟囔着:“还是太心急了吗…”手上的动作却还是温柔中带有着急。

    为了让她舒服点,灰白摩挲着她的小腹,用按摩的手法抱有挑逗意味地抚摸了她的全身。

    她的胸部是中等大小,灰白两只手拢着阮枣的rufang往中间聚拢,嘴上用力吮吸,发出了婴儿嘬奶一样的声音。

    下身没有再继续前进,而是往后退出了一部分,时而用roubang在入口处抽插,时而擦过阴蒂给予她阵阵的快感。

    阮枣感觉自己被撩拨了,但是没有证据。花xue流出的液体都快可以淹没一大片地板了,他还只在外面抽插。抚摸她身体的时候感受到颤抖时他也会故意放慢动作…她的心痒痒的,xiaoxue也有点痒…

    “呜…你别欺负我了,快点进来…”

    阮枣扭着屁股去接近roubang,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撕裂感,为了渴求的快感去追逐面前的坏蛋。她是用撒娇的语气说了出来。

    灰白的性器跳动了几下,他感觉自己下半身快爆炸了,喜欢的女孩在自己的身前用这种语气说着想要。

    “哈…”少年额头的青筋暴起,他一下子推倒了坐在他大腿上的女孩,就算roubang烫的要死,他也还是克制地慢慢进入:“不要后悔哦。”

    阮枣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危险性,她的一双大腿被灰白拉的更开,因为有了过于充足的润滑,这次进入的过程顺利的多,女孩没有喊疼。

    他的roubang终于快全部进入了,而触碰到宫口时还有一部分在外面,阮枣本能地收缩了一下。

    “嗯…”两人同时喘息,一个是舒服的,一个是被夹的。

    灰白的大roubang几乎把她xiaoxue内的褶皱撑平,一点缝隙都没有留,这也使得她的敏感点只要他一动就一定会剐蹭到。

    可怜兮兮的阴蒂已经被他玩弄的很久很久了,红彤彤的冒出头来不能缩回去,更让人想继续欺负,他上下按压着它,动作丝毫不怜惜。

    遵从着九浅一深的方法,灰白在她身上起伏,故意挑着能顶到凸点的角度狠狠地顶撞,阮枣肚子上都可以看见他roubang的形状了。

    “嗯…嗯…好舒服,好快…呜呜…等等…不要…”

    阮枣的口水止不住留下,都被他舔干净了,女孩眼神涣散,敏感点被不断冲撞,快感在长时间内累积,下半身紧咬他的roubang,边娇喘边用那种表情对他说不要。

    灰白快克制不住自己了,他又剩余的一只手按压着小腹,给予她更多过于刺激的快感。

    她只感觉自己xue内的roubang又大了几分,阮枣瞪大眼睛,刚想说什么就又被他的舌头堵回去了。

    阮枣高潮了很多次,但是清液全部都被他堵在里面了,入口的白沫被不断拍打,灰白现在每次都很用力,整根没入,没有整根抽出而是退出到入口再里面一点的位置就用力往回顶。

    肚子酸酸胀胀的,从阴蒂那获得的如同电流般的快感还在源源不断地袭来…高潮时喷的液体全部堵在花xue里,他到现在都还没射。

    娇弱的女孩实在是受不了了,舒服程度已经超过了她的阙值,只能被迫接受着这源源不断的快感,无力地娇喘,所有的呼声被他拆吃入腹。

    实在有些后悔了,再这样下去她害怕自己的脑袋会坏掉。阮枣用着最后的力气试图从他身下移动,但被少年毫不留情地禁锢在原地,双手被他摁在头顶,被迫接受他的所有动作。

    少年眼底晦暗不明,握着她的手臂在手指缝中间舔舐,目光昏沉,用危险的语气说:“我已经给过你后悔的机会了,现在不能反悔哦,主——人——。”

    这些语句撩得阮枣脸红心跳,她最吃这一套了。一码归一码,这些快感她实在有些抵御不住,只能边承受着他边提出问题试图转移注意力:“哼嗯…我,我问一下,外面为什么是这个,样子,是世界末日吗?”

    女孩说话断断续续的,嘴里的娇喘都是被他顶的。灰白看出了她的小伎俩,但还是乖乖回答了她的问题,下身的动作更凶狠了:“外面已经没有纯种人类啦,这个世界到现在能留存下来的人都是由纯种人类进化的分支。”

    “哈…分支?”

    “对。”少年继续动作,用纯真愉悦的语气说出可怕的事实:“几百年前,两个星球发生碰撞,唔…好像是带来了病毒还是外来物种的基因?总之没能进化的人类全部都死了,水里的天上的地上的…能活到今天的全是进化出了适应这种环境的形态。”

    灰白高兴地煽了煽耳朵,把她的手按在自己心脏处:“我本来也是普通飞蛾,但是变异之后就有人形啦。”

    略过他杀了多少生物才能脱颖而出活到现在,又是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才能越过时间与空间找回她。

    看到女孩现在动情的模样,灰白不会感慨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只会更加努力,把她牢牢地困在自己身边,两个人永远也不能分开。

    灰白深情地望着她,动作却没有一点变缓。

    阮枣感受着手掌下鼓动的心跳,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怅然感,马上又被花xue的快感拉了回来,泪眼汪汪地感受从下身传达到每一根神经末梢的苏麻,脑中闪过一道白光,全身轻飘飘的…她又高潮了。

    “呜…你怎么还没射啊…”

    阮枣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还硬梆梆地塞在xue中的yinjing,灰白表现出被夸一样的害羞神情:“能活到今天的物种体力和耐性都很好嘛…主人你再努力一下。”

    再努力你家主人就要升天了。

    阮枣泪流满面地躺尸,xue内缩紧试图让他缴械。灰白却更兴奋了,他舔舐着所有能触碰到的地方,双手撑起她的小屁股,用面对面抱着的姿势站了起来,这样更深入,女孩的支点也就只有roubang了。

    阮枣感觉宫口被顶开,灰白用力按压她的小腹,短短几秒内迎来了几次高潮,女孩被袭来的快感电击得迅速潮吹,这次他没有堵在里面,所有的液体找到了出口,哗哗流出的水声让她感觉自己失禁了一样。

    女孩面色潮红全身泛粉,小腹痉挛,她没有力气了,只能被他抱在身上,不断喘息,无法反抗。

    灰白在她释放完之后又把yinjing插入,这回用又慢又重的动作顶撞着她的敏感点与宫口,在空间内开回走动。

    阮枣无力地被迫承受着这些快感,看着精力满满的灰白,心里感概:年轻人就是有活力,他不会还要再来好几次吧…



s i m i s h u w u . c O M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