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同人小说 - [柯南]在柯学世界中拥有超能力在线阅读 - (02)零不知道的秘密

(02)零不知道的秘密

    像棉花糖一般柔软的触感,诸伏景光心脏漏跳了一拍,大脑产生了瞬间的空白。

    “小流……”

    无意识的低喃,平时那清亮的嗓音变得沙哑富有磁性,诸伏景光的呼吸变得急促,喷出的气流都热了一个度。

    立花流罕见的羞红了脸,白皙的皮肤爬满了红晕,幸好黑夜成功替他遮掩了羞赧。

    “讨厌吗?”

    “不。”语言快过了思考,几乎是瞬间就给出了否认,那灵动蓝色的猫眼很亮,胸口鼓动的厉害,心脏都要涨裂一般,话语也是磕磕绊绊,“我……、很、喜喜欢。”

    【怎么可能讨厌。】

    【很喜欢。】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立花流被满屏的“喜欢”给淹没了,他开始紧张并且感到慌乱了。

    起初只是在零的调侃中读取到了景光的疲惫,知道了他被梦魇困扰,想要安抚他。

    一起入睡,在他被梦境抓住的时候唤醒他,跟他贴贴。

    人体的温度是可以相互治愈,至少立花流是这么认为的。

    但实际贴上去后,却似乎让景光为难了。

    他很紧张,在退缩,但他的心却在对他说喜欢,想要亲近,想要亲亲。

    立花流没有多想,凑过去就亲了一口脸颊,而这似乎触及了某个开关。

    同样是‘喜欢’,立花流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地方,他被对方散发出的缠绵给蛊惑,感受到景光的欲望,等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凑过去亲吻了景光的嘴唇。

    心跳的很快,仿佛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但是,不讨厌,很喜欢和景光亲近。

    立花流对这方面并不是一无所知,不如说因为狗屎超能力的问题,他知道的比一般人更多。

    以前上学时,学校里不乏很多小情侣,在女生对异性充斥着好感,抱有对恋爱的美好幻想时,男生却是龌龊的想着法子怎么睡女生。

    欲望的丑陋让立花流感到恶心和反胃,会让他想起十五岁的事故里差点被立花仁强迫。

    ……更加恶心了。

    一张漂亮的脸蛋会吸引很多人的注意,难免混杂着人渣,用下流的眼神看他,背后里拿他当配菜。

    恶心,反胃,却无能为力,最后立花流只能把自己遮起来,尽量低调,躲在了两位竹马的背后。

    明明是很恶心,很反感才对的。

    但是刚刚一瞬间在景光身上感受到这些欲念时,他只觉得心跳加速,羞涩以及……高兴。

    好奇怪。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就变得十分拘谨,慌张,和害怕。

    如果景光知道他身体的秘密……

    室内的可视度很低,诸伏景光只能隐约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他们之间离得太近,呼吸交织,暧昧萦绕,他能感受到自己被注视,这让他很紧张,他有一种想要盖住那双眼睛的冲动。

    别看了,他的私欲很丑陋。

    口腔里异常干涩,浑身像是火烧一般,频频想起那短暂嘴唇触碰。

    ——他勃起了。

    “唔嗯……”诸伏景光伸手挡住了视线,艰难带着祈求般,“……别看我。”

    “为什么?”立花流捉住了那只手往自己脸上带,“你不喜欢我?”

    立花流乖顺地贴着手心轻蹭,“可是……我很喜欢景光啊。”

    咕咚。

    诸伏景光听见了自己吞咽的声音,他的手在颤抖,甚至不敢用力,怕碰坏了自己精心呵护的人偶。

    “我……很喜欢小流。”羞涩,紧张,让话语都变得艰难了,一但说出口后浑身都轻松了许多。

    他喜欢的人,也在说喜欢他。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亢奋和幸福感,全身似乎都变得敏感。

    诸伏景光也不知道这份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或许是第一次见时的惊艳,或许是那个星空下的舞姿,或许是约定承诺时的伸手,亦或许是那个夏天被突然袭击腹部。

    总之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满眼都是立花流的影子,根本舍不得移开视线。他会看到小流高兴而微笑,看到他难受而忧心,看到他精神崩溃时恨不得自己替他分担痛苦。

    人都是偏心的,他的整颗心都已经挂在了小流的身上。

    心跳的声音好大,看不清小流的脸有点遗憾,但是……

    能感受到,小流也和他一样紧张。

    立花流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他牵着诸伏景光的手从脸上挪开,往下带去。

    诸伏景光有些茫然,他放松自己的力道,任由喜欢的人牵引,在触碰到某个柔软的物体时,顿时宛如被电了一般抽回,紧张又结巴地低喊:“小流!”

    怎、怎么可以让他碰那种、那种私密部位……!

    太快了!

    唔啊……下面硬的更厉害了。

    诸伏景光往后挪了下屁股,腰身微微弓起,不想自己的窘态暴露。

    ……可能已经晚了,早就被【看】光了吧。

    “景光。”立花流锲而不舍地握住,这次他抓住了景光的手腕,感受到剧烈跳动的脉搏,他坚定的力气让景光察觉到什么般,松下了力道。

    指尖轻滑过手背,与其十指交缠,手心里有一股湿意。

    景光在紧张,他手心都冒汗了。

    “……小流。”诸伏景光呜咽了一声,发出了难为情的鼻音,“是、是不是太快了些。”

    “摸摸看,景光。”

    立花流的声音仿佛带着蛊惑,诸伏景光已经涨红了脸,额角有许些汗水。

    手被牵引着伸进了睡裤里。

    摸、摸到了!呜——

    柔软又小巧的小小流,……诶?

    这是什么。

    隔着内裤,那原本应该是平滑的会阴处似乎有一个凹陷,诸伏景光好奇地用指腹摩挲,稍用力按压便凹进去几分。

    “嗯……”

    立花流一下子夹紧双腿,从未有过的陌生感觉宛如细小的电流,下意识地夹紧双腿。

    “呃、抱歉。”

    松开腿部的力道,那只手几乎是立即抽出。

    手指尖略微湿润,一双猫猫眼睁大,写满了尴尬,羞涩。

    即便再没经验,诸伏景光还是有常识在线的,那个触感和反应,怎么看都是女性的○xue吧!

    可是为什么?小流不是男生吗?不对,他也有男性的……

    难道——

    排除不可能,剩下的只会是真相,诸伏景光相当的吃惊和震撼,小流原来是双性人?那个比率不到0.1的双性人?

    很吃惊,但是想到超能力的存在,又没那么吃惊了。

    “景光会……觉得恶心吗?”

    立花流并没有听到任何贬低和负面的声音,但他仍然很紧张,抛出了关键词引导他回答自己的问题。

    心口不一的话就会被他发现。

    然后呢?立花流不知道,他紧张和恐惧,他有一股浓厚的悔意。

    “不会!”诸伏景光想都不想立即开口,“我……有点吃惊,呃,但是……”

    支支吾吾了半天,诸伏景光羞愧地捂脸,他一咬牙学着立花流那般握住他的手,往自己身下带去,在立花流的手碰到那火热的硬挺时,他喘息了一口,喉咙里呜咽一声,“我……好像更兴奋了。”

    “谢谢。”

    立花流噗嗤笑了,他并没有抽开手,而是直接握住了那根上下撸动。

    覆盖在手背上的那只大手突然收紧,诸伏景光闷哼一声,“别、别摸,呃哈……”

    【好舒服,小流的手好舒服啊……】

    【别摸了,再摸要射了!】

    “松、松手,唔……!”

    现在才开始心口不一啊,景光真可爱。

    立花流没有松手,但那只手已经完全制止了他继续撸动的行为。力气不如人,立花流放弃了争夺,他凑过去与诸伏景光贴近,距离进到几乎都要吻在一起。

    “景光不想要吗?”

    “想、想要。”下意识地说出口,诸伏景光连忙找补,“但、但是不行!”

    “为什么?”

    “因为、因为……”诸伏景光扭捏了一下,憋了半天,“我们还没交往。”

    “那我们交往不就好了。”

    “不可以那么随便!”诸伏景光急切地打断,下面硬的快炸了,他还不能松懈,不然那蠢蠢欲动的小手就要乘机作乱。

    “我们不是两情相悦吗?”

    立花流搞不懂了,他们都相互说喜欢了诶?

    “……没有,正式表白。”

    【表白、约会、牵手……】

    【要一步步来才行啊。】

    【一下子就跳过上床什么的太奇怪了吧。】

    【我想要好好珍惜你。】

    立花流听到这些后忽然就笑了,诸伏景光的家庭教育很好,说话也一直很有教养,在这方面会这般坚持到也不难理解。

    虽然按照现在年轻人的做法来说的确有点古板和固执就是了。

    说实话,立花流还挺感动的,景光接纳了他的身体性别,对他会产生欲望,但很珍惜他,不想他受伤,想给他一个完整的体验。

    真是个笨蛋。

    立花流伸出了舌头舔在了景光的嘴唇上。

    “唔!”

    诸伏景光是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喜欢的人一直在撩拨他,理智刹那间断裂,直接一个翻身按倒亲了上去。

    他没有接吻的经验,只是凭借着本能胡乱又急切地啃咬。

    “嘶——”

    嘴巴被咬破了,尝到了淡淡的铁锈味,好像是自己撩拨过头了。

    “抱、抱歉!”

    诸伏景光瞬间清醒过来,慌忙地松开,一懈力那握住他yinjing的手就开始动作了起来。

    “啊……!不、不可以!”

    诸伏景光低吟一声,这次他强硬地捉住,然后禁锢在了头顶上方,猫猫眼充满警惕,低声警告,“不可以再摸了!”

    “景光好死板啊。”立花流被按着挣扎不脱,“现在初中生都在想怎么把女生带上床哦?”

    诸伏景光一噎,厉正言辞,“那是犯法!”

    “我们成年了诶,明年我们就22了。”

    下半年考完试,明年春天他们就是预备警察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诸伏景光的动作僵硬了一瞬,他喘了一声,艰难道:“再等等我吧,小流。”

    【等抓到凶手……】

    “好啊。”立花流轻松应下,带着撒娇的意味,“抱抱我,景光。”

    肢体的接触让诸伏景光感到舒服和放松,反倒是他舍不得松手。

    “我知道的。”立花流埋在他的臂弯,小口地吸取身上的香味。

    唔,同款沐浴露的芳香,还有属于景光的,很好闻的雪松木的味道。

    “景光想要抓住那个凶手吧。”

    “……嗯。”

    父母被杀,凶手未知,立花流和降谷零都知道的,这是诸伏景光的心结,不把这个解决,以景光的性格很难让他投入到一段恋爱感情,他会顾虑,会隐忍,会愧疚。

    他们都有心帮忙,可是当年案件的信息太少,诸伏景光本人又因为刺激而有部分记忆缺失。

    诸伏景光的性格温和内敛,外表温和中隐含无法折断的正直,他看起来很无害,又善于倾听,平时的人缘也非常好,颜值又高,读大学后在女生里也很受欢迎,是众人口中‘完美’的人。但立花流讨厌他遇事倾向自我承担这一点。

    万幸他是个超能力者,降谷零经常会被他绕过,但他立花流可不会。

    “我会帮你一起的。”立花流的语气颇为强硬,里面包含着不容拒绝,“不可以一个人承担。”

    诸伏景光微愣,面露犹豫。

    “零就算了,你是瞒不过我的。”立花流抬头在他嘴唇上轻咬了一口,“我们……都这个关系了,你不会丢下我的吧?”

    立花流别扭了一下,脸上很热,话语含糊,“你都知道我身体的秘密了,这个,零都不知道。”

    很奇异的一股优越感自内心发出,诸伏景光想到自己刚才碰到的地方,脸也跟着热了起来,小声嗯了一声,“等抓到凶手,我会跟你表白的。”

    “好啊,我一定会答应的。”立花流笑着道:“那之前我们可以背着零先偷偷约会。”

    诸伏景光也笑了。

    “但现在请你和我接吻。”命令式的话语太过直白,笑声戛然而止,红晕都飞到了耳朵上。

    柔软的嘴唇终究还是相互碰撞在一起,嘴唇紧密贴合,像小学生一般纯情。也不知道是谁先伸出舌头舔舐,试探的触碰后越发交融密切,舌尖的勾缠,吮吸,唾液的交换,两个新手似乎找到了自己舒适的方式,缠绵地拥吻。

    “唔嗯~”

    上颚被舔到的瞬间,立花流身体微颤,他感受到那个自己都没有怎么摸过的地方变得湿润,有什么液体在流出一般,不由得紧了紧双腿,而他忘记自己双腿中间还夹着景光的一条腿,这一夹紧,两人都闷哼了一声。

    【呜哇,小流发出了好色的声音。】

    【因为接吻也有感觉了?】

    【那里之前摸起来好湿润。】

    【现在说不定在流水……】

    立花流脸都红透了,啊,景光这家伙,脑子里在想什么糟糕的事情啊,一脸禁欲系,却是个闷sao!

    “……想看看吗?”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后,立花流恨不得捂住脸,但话已经出口,当有人比他更害羞和紧张时,立花流突然又大胆起来,他敞开双腿,“不想看看吗?”

    【!!!小流你在说什么啊!!】

    【……想看。】

    “不、不了吧,我不想看。”

    【其实真的好想看。】

    在立花流调侃地目光下,诸伏景光羞愧不已,他捂住脸自暴自弃道:“请让我看看吧。”



s i m i s h u w u . c O M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