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同人小说 - 【明日方舟】罗德岛情色作战记录在线阅读 - 休息日【绿帽癖老公加入女博与情夫性奴yin乐】

休息日【绿帽癖老公加入女博与情夫性奴yin乐】

    你第三次用zigong包裹住重岳的jiba时,天已经蒙蒙亮了——这群疯子cao了你整整一夜,从日落到日出,五个人对你的侵犯压根没有停过。

    是的,五个人。连见到你第一天就变成了痴女、跪在你脚边求你cao她的菈玛莲,也加入了他们的阵营,凭借着出色的唇舌技巧和成熟女性独有的沁入骨子里的酥软温柔,成功夺得了一席之地,让你哪怕一口气吃三根jiba时,也难以忽略她舔舐你敏感位置带来的刺激——不过她当然不止给你舔。

    得到了你的首肯后,菈玛莲游走在四根jiba和两位美人之间,与每一个沉溺在性爱里的人缠绵交媾,用唇齿撩拨每一个性器,成为了另一种意义上最yin荡的参与者,跟你这种被所有人夹在中间cao的比也不落下风。

    重岳已经开始冲刺了,粗硬的jiba撞着你的zigong内壁,凸起的鳞片刮着yindao里的嫩rou,把yin汁撞得四处飞溅。你的嘴里是logos的jiba,早就被玩到接近坏掉的敏感性器在你嘴里跳动着,你听见他的呻吟声里都带着一丝痛苦,可他还是拼了命把jiba往你嘴里塞,让guitou碾过你的咽喉。

    女妖的jiba是你吃过最柔和的,光滑又柔软的触感相当适合深喉。小女妖大概是在母亲的教导下持续用jiba堵着你的喉管,挺着腰在本能下进出抽插,原本就因为快感而缺氧的身体越发敏感,连嘴都成了性器,每次进出都有相当夸张的快感——你恍惚间怀疑,是霍尔海雅为了报复你,给你注射了上次的药剂,但事实究竟如何你也没办法弄清楚,唯一能做的就是被迫享受这份异样的快感。女妖的囊袋正拍打着你的脸,上面沾满了你的口水和他的汁液,有些影响呼吸——不过相比于jiba堵塞着喉管造成的呼吸困难,这还真的不值一提。

    菈玛莲在舔你的后xue入口。sao浪的女妖在口活上相当有水准,舌尖顶开你柔软的菊门后在入口处打转撩拨,偶尔往里面进一点就能让你全身绷紧,对抗着喉咙里的jiba,想发出诱人的sao叫又被死死堵住,仅有的反馈就是颤抖的腰身和夹紧重岳jiba的屄rou。

    她偶尔会把手指和舌头一起探进来,两根手指抠挖着略有些干燥的甬道,舌尖就舔舐着入口处的褶皱与嫩rou,温温柔柔的动作却能给你缠绵而致命的快感,你觉得她才是你在情欲里逐渐窒息的罪魁祸首。而她惩罚你这份心思的方式,就是把手指齐根插进去抽送,配合着重岳的jiba按揉抽插,边亲吻着你的臀尖边让你高潮到崩溃——

    不对,你不会崩溃,logos写在你小腹上的咒文不会让你在快感里彻底崩坏,就像它让你始终没有精疲力尽一样。那应该是一句很简单的咒言,越是复杂越容易出错,也越容易被你抓到破绽,反而是这种简单又意想不到的咒文,让你无法抵抗也无法逃脱,只能陷在不会累也不会坏掉的无尽高潮里,成为性爱的奴隶。

    你第十次想彻底弄清楚咒文的内容时,重岳又一次灌满了你的zigong。因为射精的快感而收缩的咽喉,把logos的jiba也挤得喷出了jingye,比他们三个人的味道都要淡,也没有那么浓稠——也可能是因为,它把自己最浓稠的jingye早早射给了他的母亲。你夹着两根jiba和两根手指,潮吹到痉挛,又被他们放平躺在床上,等候着其他人的进入。

    不过他们好像进入了中场休息阶段,也可能是不想让你持续太久的高潮。刚出完力的重岳回到了沙发里坐着,那边银灰煮好的茶水和粥已经温凉了,正好够他补充体力。logos是没有资格坐的,他毕竟是你的玩物。漂亮的女妖母子乖巧地跪在地上舔舐你的胯下乃至全身,把jingye和汗液尽数卷走吃掉,偶尔还会通过撩拨你敏感点的方式来帮你排精。菈玛莲显然更擅长这项工作,但她决定教导自己的儿子掌握这项技术。他在母亲的引导下,用有些凉的舌头卷着你的阴蒂或rutou,轻柔但不依不饶地刺激着你在高潮之后敏感了许多的身体。

    “哀珐尼尔,上来……”

    你想亲吻他,已经沙哑的嗓音对他似乎有着独特的吸引力。他挺着jiba膝行到你身边,用轻柔的手法揉搓你的乳尖,顺势俯下身和你深吻。灵巧柔软的舌头顺着你的力气旋转舔舐,把你的舌片裹在他的舌头中间撩拨玩弄,清理着他自己射在你嘴里的jingye。

    他已经成了你的乖狗了,足够乖,也足够有本事。你伸手想去抓他的jiba,但纤瘦的身体已经转过身跪坐在了你的胸上,射精后粉红的jiba挺得高高地搭在你下巴上,他把握骨笔的手指贴上你的唇慢慢顶开,趴低了些注视着你吞吃时的样子。又有人跪在了你的腿间,大手撑着你的大腿内侧掰开了点。

    那是你的……丈夫,你的爱人,一位沉溺于你和其他男人交合时酥媚姿态的优秀伴侣,一只rou体和精神都很完美的绿狗龟奴。

    你伸手跨过了logos去摸他的发顶和耳朵,他趴进你的双腿之间,舌头顶开你饱满的外阴,挑出你的小yinchun含住吸吮,高高的鼻梁压着阴蒂摩擦,让你的身体再次被男性的气息唤醒了欲望。他给你koujiao时总喜欢趴得很深,埋进你被yin汁打湿的阴毛里舔得无比认真,撩拨刺激着阴蒂和yinchun,用舌尖顶进xue口撑开少许,再被你早早就被cao肿的屄rou挤出来,顺势咽下一口混着jingye的yin水,发出屈辱却又满足的闷哼。

    菈玛莲已经转而去舔舐这位被岛上众多女干员暗自倾慕的优秀雄性了。你瞧见她转过身去攀上了他结实的胸膛,接下来他的喘气一定是因为被刺激了浅褐色的rutou。菈玛莲的舌技足够让任何一个会有性欲的人沉迷,玛恩纳舔你的节奏和力度都越来越狂野,一声声呻吟被堵在喉咙和xue口之间打滚儿——

    菈玛莲在撸他的jiba,咬他的喉结,舔他的rutou,捏他敏感的侧腰。

    你对这只已经痴迷于性爱的母狗没有怨言,但他毕竟是你的正房。

    “菈玛莲,把骨笔插进他的jiba里。”

    你的话连自己听起来都很含糊,logos还在一次次用几把撞开你的唇,但至少这一次,菈玛莲是一只非常听话的雌犬。

    logos那根害你变成现在这样的骨笔被她握在手里,玛恩纳在低声求饶,似乎在躲避这位妇人的魔爪,于是你双腿环住了他的脖子,种种压着禁锢住他,逼他把所有热气都喷在你的xue口。他有些用力地咬了你一口,你忍不住呼痛,把他缠得更紧。菈玛莲洞察了一切,护主一样凑上去狠狠咬了他的奶头,让他在窒息里痛得溢出来jingye。

    那根骨笔适时地捅进了玛恩纳的几把,把剩余的jingye全都堵在了输精管里——你交代过他,他的jingye都要留到最后,最后一口气全都喂给你吃。菈玛莲把话听见了心里,溢出来的少许浓浆也被她的舌头卷走,趴过来喂给了你,再和你一起含着logos的几把吞吃玩弄。年轻的女妖后悔刚才冲动把几把塞进你嘴里了,可他被你抠着后xue用力顶着cao,你跑也跑不掉,只能乞求母亲放过他。

    “青涩的羽兽正从天空坠落,请您将他和母亲一同溺死在温热的蜜浆?”

    菈玛莲含着你的耳朵抠着屄rou喘气,舔得你魂儿都要烧掉了之后,放肆地在你侧颈留下一个吻。她又转去了玛恩纳身下,这位往日的骑士似乎再次拾起了他的高傲,不愿发出哭泣和求饶,女妖之主配合着罗德岛的指挥官,将古老却又年轻的血液撩拨到guntang,再逼他封死在容器里沸腾,灼烧自己的魂灵。

    被玛恩纳的舌头又一次舔到潮吹之后,你放过了他,任由菈玛莲继续强制和他性交,logos已经瘫软了,只能勉强亲吻着你的唇角,但另外两个男人过来把你抱走了,其中一位大尾巴还相当礼貌地对年轻的女妖说了一声谢谢。

    “怎么还要……”

    “博士累了?”

    “……”

    *敲彩蛋看博士和银灰,重岳去舰桥上zuoai



s i m i s h u w u . c O M 6